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热点资讯

戛纳专访贾樟柯:买IP贵不怕,咱有钱,呵呵呵

网易娱乐5月16日报道 (文/派翠克 图/叶一阳)贾樟柯导演悄悄地来到了戛纳。每两年,他总会带着一部片子进入主竞赛单元,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然而今年,网易娱乐的记者也是在采访当日才突然得知他已经来到了这座南法的电影圣地,虽然亮相开幕红毯的“贾夫人”赵涛,已经作为某种暗示,今年贾导又要在戛纳有一点新闻。

作为内地导演的贾樟柯与作为国际导演的贾樟柯是不同的。在中国,现在的贾樟柯更像贾老板,暖流文化、柯首映,不少项目都做得有声有色,采访中,连他自己都在自嘲,咱有钱,说完还笑了起来。但明显,国际的,或者说是戛纳的贾樟柯,已经是当代大师了的感觉。身为青年电影人制作工坊的导师之一,曾经的小贾现在的科长,也要在今年入围的10个青年导演当中,帮助他们塑造一种电影观念。

而作为国内最知名的艺术片导演之一,贾樟柯也回应了最近火热的制片人方励下跪的热门事件。国内艺术片还在为档期生死疲劳,曾经也知柴米贵的贾导,在去年以一部《山河故人》回归内地市场,大概在他看来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候,用他的话说,改观还是有,不然,筹备了那么多年的《在清朝》也不可能终于告诉我们,年底就要开拍了。

网易娱乐:《百鸟朝凤》现在大家都以一种非常惨烈的姿态在为它争取排片,您怎么看国内我们现在这种刷屏刷成这个样子,而且制片人在一个直播中下跪了,为了这个排片。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真的是下跪,而且磕头,希望院线经理能够给《百鸟朝凤》在黄金场多排一些。

贾樟柯:是什么场合?

网易娱乐:是在一个直播的视频中。就是因为《百鸟朝凤》排片太差了。

贾樟柯:他是为吴导下跪还是?

网易娱乐:对,他其实是当着所有在看直播的观众这样的。他就希望院线多排片。

贾樟柯:他是祭拜吴导还是?

网易娱乐:不是,是求院线经理多排片。

贾樟柯:我觉得可能是方励老师他对吴导个人情感的一个表达吧。因为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也参与到那个《百鸟朝凤》的推荐里面,像是我本人跟吴导也不认识,没有交集,没有打过交道,见过两面,他不认识我是谁。但是因为他是一个前辈,对中国电影贡献又那么大,我想很多人,包括方励老师一定也是有很深的情感,他是一个情感的一个触动吧。

网易娱乐:您怎么看待《百鸟朝凤》现在院线不给排片,小众的片子在咱们国内完全找不到位置。

贾樟柯:这就是一个老问题了,我觉得我要回答你,又再重复一套那个回答了二十年的一个问题,慢慢改变吧。我觉得我自己今年,去年发行的《山河故人》,我觉得改观还是有的,改观还是蛮大的。像《山河故人》,我们走的二十个城市去宣传、推介,我觉得市场的反应还是正常的,非常,就是符合我们的预期,最后有3200多万的票房,这样的类型,当然我相信中国还有更大的市场空间给这一类型的电影,它在改变,慢慢来,要有耐心,它不是电影的事情,它是一个综合的。包括文化政策,进出口电影的审批,它决定了艺术院线是否能够建立起来,它是一个环环相扣的事情,所以很难一个人,一部电影去改变的。

网易娱乐:现在大家都说咱们将来拍艺术片的导演,都是要这么苦情吗,打上悲情牌?

贾樟柯:我不觉得方励老师是在打牌,人是有情感的,方老师我也了解他,他也不缺这点钱,他不是为了票房,我相信不是为了票房。当然具体这种方法是不是合适我不知道,但是从出发点上,我觉得方老师他一定是一个情感触动,它是一个情感的产物。

网易娱乐:您刚才提到了电影市场也要看待进出口电影的问题,我知道您的电影在国际上卖片卖的特别好,而且今年华语电影不少登场刊,想把片子卖到国际上来,您怎么看待现在华语片往国际卖的这样一个脚步?

贾樟柯:华语片恐怕我觉得原创性是它,就是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如果缺乏原创性的影片,是很难进入国际市场的。因为国际市场在消费一部电影的时候,电影本身的创造力是非常被看重的。另外一部分我觉得这几年掣肘华语片走出去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电影语言的现代化的问题。其实有很多电影的内容很有意思,但是电影语言不够现代化,不够国际化,也是很难走出去。

网易娱乐:您觉得吸引到外方投资,会帮助到华语片尽力的能够卖到国际市场上吗?

贾樟柯:目前看不到这样的情况,目前吸引到外方投资,外方实际上大部分都是看中中国内地市场,因为内地市场在发展,去年400亿,今年还会更多,就是说很多目前很多合作制片,外方加入,是为了寻找中国市场的一席之地,而不是说把中国电影带到世界上。

网易娱乐:贾导,您今年有参加今年电影市场的活动吗,您觉得今年戛纳的电影市场大概是怎样的?

贾樟柯:我不了解,我今年就是来参加这个电影工厂的工作,做导师,跟这些年轻导演交流。

网易娱乐:贾导,您做导师,您觉得您可以给这些年轻电影人一些什么样的帮助?

贾樟柯:我们主要是从几部分,一部分是电影观念,一部分是电影的制片制作,再一部分是电影所处的现在的媒体环境,这三部分跟年轻导演来进行沟通。因为这十个导演来自不同的区域,比如说会有摩洛哥的,阿塞拜疆的,会有格鲁吉亚的,也会有菲律宾的,所处的制片环境是很不一样的。我自己是把一些创作上的经验,通过阅读他们的剧本,读完剧本之后,回馈给他们一些意见。昨天我们进行了第一场是聆听,就是导演来讲他们每个计划,他们的原始构思,初衷是什么,非常精彩。这十个剧本,开句玩笑,我作为一个制片人,我都想投资拍,写得真好。

网易娱乐:您在国内也了解一些年轻电影人,您觉得咱们中国年轻电影人,现在在国际上来说,他们如果说起跑线的话,你觉得他们是靠后了还是靠前了?

贾樟柯:我觉得总体上来说,更年青一代有一个比较掣肘的问题,要参与到这些国际的活动中来,可能语言还是一个问题。你看为什么比如说像马来西亚在亚洲、东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的学员参与这种活动就比较多,包括我过去做釜山电影学院的校长,这次做这个导师,都接触到这些地区来的年轻导演,是因为他们语言有优势,因为大部分是英语授课。我觉得可能更年青一代的导演,在国际化的过程中,要解决一个语言的问题。当然,年轻人我觉得普遍英文比我们这一代要好,但是可能还是不太够,不是太适应这种国际性的合作。从写作的创造力上来说,这个很难比较,因为你像戛纳是从全球选出来的,它不代表一个普遍的年轻导演的水平,它没办法,它太强势了,它的确是全球在选人,所以很难讲说国际的导演,跟国内的年轻导演他们之间的优劣。

网易娱乐:这次您跟这些年轻的导演合作,会跟您的柯首映计划有什么联系吗?

贾樟柯:没有,因为他们都在筹划他们的第一部或者第二部长片,柯首映是一个国际短片中国内地的一个放映平台,完全是专注于做短片的,而且是15分钟左右的短片为最佳时间点,所以没有什么关联。我们有三个选片的。他们完全是在这个短片的电影市场里面去寻找符合我们标准的影片。

网易娱乐:今年戛纳电影节上不少主竞赛单元的的片子,中国版权方也都非常有意向去买,而且不少也都被中国的公司买走了,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现在这样一个火热的版权交易的情况?

贾樟柯:是不是比较集中在美国电影上面?

网易娱乐:对,包括欧洲也有。

贾樟柯:我猜也是。如果通过这种方法能让中国银幕多元化,是个好事情。因为不管什么渠道,多一些世界电影在国内市场出现,我觉得对丰富观众的观影体验也是个很重要的,对电影工业也有促进。你像我们想做柯首映也是因为,一年它的量非常大,一年要播108个短片,这108个短片我们都希望能找到创意非常强的,这些创意会跟电影工业有一个激荡,因为你看到那么活泼的有创意的创,再看电影市场中出现的,比如说一些偏保守的,或者偏陈旧的题材,它会有一个自然的促进作用。买片也一样,多买一些,我一直呼吁就是,要放开电影进口,让市场去调节,就是最新的,各种类型的电影,只要有财力,有人有兴趣就可以买回来,这样的话艺术院线才能确立起来。

网易娱乐:您现在名下也有多家电影制作公司了,所以您以后有从戛纳买长片的这样的计划吗?

贾樟柯:目前没有,因为我买了放不了,得等政策的改变。网易娱乐:今年有一些我们刚刚说的,今年中国片子没有进戛纳,是因为一些,像张艺谋他们都在拍商业片,贾樟柯在忙着融资,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稿子?贾樟柯:我去年才来,我不能一年拍一个,对。

网易娱乐:他该说现在中国的风向变了一样,你们都开始做大老板了。

贾樟柯:没有改变,我个人还是个创作者。我2013年进赛片,2015年进赛片,我是以两年为一个周期拍一部影片,今年是2016年,正好去年推出,今年我正好没有影片推出,所以不是说我转型了,是我刚拍完一个。

网易娱乐:所以明年还是要来的?

贾樟柯:不一定,因为《在清朝》年底才拍,制作周期也比较长,应该,明年戛纳应该赶不上了。

网易娱乐:这个项目现在有什么可以跟我们分享的细节?贾樟柯:还在筹备,一切顺利、进展缓慢。

网易娱乐:现在暖流文化有什么大的动作?

贾樟柯:我们目前团队还是在项目开发阶段,包括一些IP版权的谈判、购买,已经有储备了大概将近十个项目了,现在处于培育期。因为我们不希望是匆忙的去拍电影,还是有一个电影公司。因为暖流正式运营才三个月,三个月还需要一些时间去磨合,去发展它的项目。但是明年一定电影市场里会有我们的第一批电影出来。

网易娱乐:之前很多电影公司都说,现在买IP价格贵的超乎大家的想象,不知道您的暖流在操作的时候是否感受到了?

贾樟柯:贵不怕,咱有钱,呵呵呵。

网易娱乐:还是觉得物有所值?

贾樟柯:我自己也是个著作人吗,我自己也是个作者,我很乐见版权费用增加,因为真的在尊重内容,真的在尊敬内容,这个是好事情。你不能说屁股决定脑袋,说现在做公司了,就觉得它贵了,那我做导演的时候,我觉得太便宜了,呵呵。

网易娱乐:贾导,今年戛纳电影节有青年电影人工作坊,还有戛纳市场制片人工作坊,您觉得现在戛纳电影节是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提携和培养青年电影人的平台,国内电影节应该移植这样的平台吗?

贾樟柯:国内好像一直都有吧,像上海电影节一直也有创投,创投它也有培训的机制在,都在做,北京电影节也有。只是就是这个,它所能够组合到的导师的水平,还有经验,可能是需要进一步的提升的。但是国内都有这样的举措。网易娱乐:是应该继续想戛纳电影节汲取经验?贾樟柯:积累经验,而且更开放一些,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面向全世界,不单是面向中国导演。

黔讯网 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戛纳 专访 贾樟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