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正文

好老公标准是什么?马伊琍:碰到对的人

《中国式关系》

马伊琍、陈建斌主演的幽默都市剧《中国式关系》正在北京卫视热播。在谍战、玄幻、古装剧霸屏的当下,这部没有小鲜肉、小鲜花的质朴之作,凭借演技派挑大梁以及对中国社会的洞察和对复杂人际关系的深刻剖析,获得广泛关注。马伊琍接受专访时分析了受热捧的原因,她说:“这是一个针砭时弊的剧,男女主角都不怎么可爱,都非常现实,身上有各自的缺点,这是跟其他剧不太一样的。”剧中,马伊琍饰演的江一楠坚持直言不讳、黑白分明、心无旁骛。而马伊琍透露,生活中的自己在这点上与江一楠格外相像,“我更愿意直接表达,一旦我觉得对方不够尊重我,我会直接告诉他。对我来说,工作就是一件很认真的事情。我不愿意浪费一分钟、一秒钟”。生活中,马伊琍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谈到教育,马伊琍直言:“我不会做虎妈,也不会做猫妈,而是做最适合我孩子的妈妈。”    

谈新剧

角色不讨喜但却是真实的我们

从《奋斗》里的夏琳,到《双城生活》里的郝京妮、《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里的潘芸,马伊琍饰演了众多都市女性的形象。在马伊琍看来,其中跟自己最像的就是《奋斗》里的“夏琳”。在《中国式关系》中,马伊琍再度饰演一位海归职场女精英,用西方的思维和视角诠释“中国式关系”。

作为一个海归设计师,马伊琍饰演的江一楠,与商场看似格格不入,她太直接,也太个性。很多的“不喜欢”让她成为这场“关系”中最特别的人。她不习惯在酒桌上谈事,不喜欢在酒桌上浪费时间,不喜欢拖泥带水,不喜欢察言观色。马伊琍坦言,出演这样一个并不讨喜的角色有自己的考虑,“现在的我不愿去演所有人都喜欢的那种角色。生活当中就是有形形色色的人,为什么不去展现那些你不太喜欢的人呢?不太喜欢的人身上也有让我们喜欢的优点。因为生活就是很现实的,每个人都是有优点、有缺点。我希望无论生活中还是商场上,像江一楠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这样大家的工作关系都可以变得越来越纯粹,办事效率也可以提高”。剧中,如同马国梁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江一楠不管是情感上,还是工作上,都遭到了最亲近人的背叛,“在马国梁家庭发生变故时,江一楠家庭也发生变故。一方面,她前夫跟她最信任的秘书发生婚外情。另一方面,她的丈夫跟她的合作伙伴合伙,试图毁掉她苦心经营的事业。幸运的是,江一楠拥有一份自己完全可以掌控的职业,并且在情感上面也遇到了马国梁。这是一个与她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可以一起渡过难关”。

剧中,江一楠也因为毒舌形象,频频吐槽马国梁,毒舌力Max,为该剧贡献了不少的笑点,被网友们笑称为“女版谢耳朵”(美剧《生活大爆炸》中的著名人物,以毒舌著称,深受观众喜爱)、“金句女王、吐槽担当”。对此,马伊琍笑言:“江一楠吐槽的时候,确实演起来特别过瘾。”

中国式关系就是一种平衡

剧中江一楠的“中国式关系”则包含了与马国梁的关系、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与背叛丈夫的关系、与萍水相逢的孤寡老人古奶奶的关系等等多方面。创作者也从她的际遇之中,勾勒出当代社会的人情冷暖、人生百态。在马伊琍看来,“中国式关系”是一种平衡,“你怎么样把这个中国式关系其中的各个人物进行平衡,这个挺难的。所以,人物发展到最后,大家还是在学习怎样去包容对方和做一些适当的妥协。就好像我们一说到中国式关系,可能人情的关系在里面更重要一些。对于我自己而言,如果遇到了一种受不了的关系状态,我会先调整自己,来适应这个环境。毕竟在现实中,任何一种关系都需要平衡”。

《中国式关系》作为一部现实题材大剧,其中马国梁和江一楠的创业奋斗史也折射出了当下“万众创业”的大环境。谈到《中国式关系》对身处创业大潮中奋斗者的启示,马伊琍用了“不忘初心”这个词,“不忘初心,做任何事情都要奔着一个善的目的,这样才可以走得更好、走得更远”。

谈表演

出演谍战剧享受这种能量释放

继《小爸爸》之后,文章、马伊琍再次合作的谍战剧《剃刀边缘》正在热拍。在这部发生在哈尔滨的谍战剧中,文章饰演伪满警察许从良,他是一个能力突出但不受重用、自私自利却不忘情义、广交江湖朋友却被同僚视为“肉中刺”的“闲职”探长,一直在夹缝中求生。而马伊琍饰演的关海丹则是警界红人,深得人心,在伪满警察厅、日军等多方阵营中游刃有余。马伊琍说:“我演的关海丹是魅力十足的刑事科长。剧中的情感状态是男一死追女一。”

马伊琍上次拍谍战剧已经是十几年前了。她说:“这个戏的战线拉得有点长,因为比较难拍。难的不是高强度的打斗戏,而是内心戏,琢磨复杂的情节对演员能量的消耗反而更大。”不过马伊琍坦言很享受这种能量的释放,“我喜欢挑战充满力量感的角色。现在最想尝试的就是自己以前没有塑造过的人物。”

10年前,马伊琍和陈建斌在《乔家大院》里有过一次合作。10年后,再次合作,马伊琍坦言:“我觉得他成熟了很多。没有当年毛头小伙子的那个急躁劲。《乔家大院》的时候,他每天都很活泼,上蹿下跳的,觉得充满了精力,总是在不停地想这场戏要怎么拍,那场戏要怎么演。很活泼,话也很多。在拍《中国式关系》的时候他说话相对少很多,人就很沉稳,总是坐在那里,手撑着膝盖。做思考状。”

10年的光阴已逝,马伊琍坦言,自己也有变化,“以前拍戏的时候精力总是很旺盛,那个时候,在片场很爱开玩笑、讲段子、讲笑话,但是现在相对来说比以前要安静一些,偶尔也会讲一些,但是没有以前那么爱凑热闹了。现在倒是很愿意跟更年轻的初出茅庐的演员去聊一聊他们的现在,感觉总是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觉得很新鲜。”现在在片场,观察和思考是马伊琍的两个关键词,“有的时候通过观察周围的演员,可以发现很多优点,然后我自己就回去思考,对照自己身上的一些问题。”

对话

讨厌直男癌不拍戏时围着孩子转

京华时报:生活中您对“直男癌”这样的人有什么看法?

马伊琍:特别讨厌大男子主义,我觉得“直男癌”就是小心眼,有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男人其实特别小心眼,我就不喜欢这样的人。

京华时报:怎么看待酒桌文化?

马伊琍:非常反感酒桌文化,我觉得谈事就是谈事,吃饭就是吃饭,两者不要合到一起。

京华时报:不工作的时候,你都做些什么?

马伊琍:不工作的时候,我就是围着孩子团团转。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安排得很好。早上送完孩子就去看早场电影,然后约朋友吃午饭,下午喝个咖啡或者去上一些自己喜欢的课,下午就去接孩子了。

京华时报:生活中你是一个“毒舌”的人吗?

马伊琍:生活中有时候也挺较真的,比如说我不迟到,然后我会要求别人做的事一定要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

京华时报:对于自己以后的养老有如何设想?赞成自己的家人住养老院吗?

马伊琍:我不想自己的家人去住养老院。我希望老人在自己的亲人陪伴当中走完自己的一生。但是我自己觉得将来会跟朋友一块去养老,不会非要让我的女儿陪着我。我觉得她有她的人生,我有我的人生。

京华时报:在你心中,好男友或者好老公的标准是什么?

马伊琍:标准太宽泛了,每个人有自己的喜好,我觉得要碰到对的人。

京华时报:给职场妈妈一些建议吧?

马伊琍:我觉得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要当好妈妈,其实是一件比较辛苦的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做调整,争分夺秒。我在拍《中国式关系》的时候就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星期一到星期五都在片场工作,然后常常剧组会在星期六、星期天给我休息,然后我就飞回上海看孩子,星期一早上把孩子学校的事忙完,然后直接赶去机场。虽然辛苦,但是会觉得很有成就感,因为你能把这些事都做好。

京华时报:生活中和工作中,大家经常叫您司令,您觉得自己是个“司令式”的人吗?

马伊琍:我不是一个“司令式”的人物,原来叫我马司令之前大家都叫我小马哥,我就是那样一个人。

京华时报:现在也步入“不惑”之年,就像剧中的马国梁,生活中的自己会有困惑吗?

马伊琍:我觉得现在越来越不困惑,所有人生的困难和经历都是自己的人生财富,应该要感恩这些东西。

京华时报:现在真人秀盛行,夫妻档的、亲子档的,有没有考虑过参加?

马伊琍:不考虑参加这样的节目。

京华时报:很多家长送孩子出国上学,你会这样做吗?

马伊琍:我不会在孩子未成年前把孩子送出去独自求学。孩子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短暂,为什么不先及时享受呢,干吗这么早把孩子推出去?等她有一天自己想独立的时候再祝福她吧。

 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推送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老公 标准 马伊琍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