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娱乐 > 正文

三十年光影路 林超贤“痴心”不变

导演林超贤

这个秋天,香港导演林超贤收获不小。

刚刚过去的9月,他的作品《红海行动》被选送代表中国香港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也因为《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等作品生动展现中国精神、中国力量,为首都电影艺术繁荣发展做出贡献,林超贤被授予第三届北京市华侨华人“京华奖”。 

对于前者,他表示“惊讶又欣慰”。“《红海行动》中展现了全新的电影技法,得到了同行的认可,这也体现了中国电影的进步。”谈及获得“京华奖”,他说,获得这个电影专业领域之外的奖项,自己的内心“充满了荣誉感”。

自1988年与陈嘉上联合执导电影《野兽刑警》起,林超贤的光影岁月已满三十年。无论是《证人》里的爆裂枪战、《激战》中血脉贲张的搏击,还是《红海行动》中悲壮慷慨的战斗,导演为观众呈现了无数“荷尔蒙炸裂”的大片场面。

“我从小很有正义感,看人受欺负会打抱不平。自己没机会当警察,那就拍好看的警匪片。”谈及自己擅长的动作电影,林超贤笑言这是童年梦想的投射。影片中展现的正与邪、“江湖”道义与背叛,是他对复杂人性的探讨和思考。而影片《红海行动》,则让他圆了“军人梦”,这段经历“可遇不可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凭借扎实过硬的电影作品,林超贤在圈内积累了不俗的口碑。尽管成绩很多,林超贤却说,每拍一部新电影,内心依然会“怕”。他用《激战》中的台词自比:“其实我每次上台,我都很怕的,不过我会跟自己说,我能做到。”

“怕”什么?他坦言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每次拍电影,我都在想有没有超越之前的自己,有没有新鲜感。”他不希望被套入某个固定的标签,不断尝试新的题材和类型。“有挑战才有冲劲儿,才能激发自己把电影做到极致。”

如同自己作品中塑造的“硬汉”一样,林超贤对工作极为严格,有“魔鬼导演”之称。拍摄《红海行动》时,为保证电影质感,拍摄全程真枪实弹,其中一场爆破戏让许多演员“挂彩”。导演本人也在拍摄中经历车祸,尽管额头还渗着血,在简单处理伤口后,又立刻投入工作。“这部电影拍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筋疲力尽了”,林超贤说。

回顾自己的电影之路,林超贤说,最初跟随陈嘉上等老师一起拍片,好比在温室里成长,而当自己开始做副导演、导演的时候,却赶上了盗版猖獗和金融危机。香港电影行业式微,林超贤也曾遭遇无片可拍的苦闷。“有段时间,我考虑是不是离开电影圈,转行做点别的。”直到《证人》开始,林超贤找到“准心”,明白了“什么样的电影让自己最有感触,最得心应手”,自己要拍的,是“真正能打动自己的故事”。

尽管际遇起伏,但“痴心”未曾变。“虽然被电影‘虐’过,痛苦过,但通过电影能和大家分享自己对人、对社会、对世界的想法,这是这份工作的魅力。”林超贤说,如果生活重来一次,自己还是会选择当导演。

现在,谈到年初《红海行动》30多亿人民币的高票房,林超贤已波澜不惊。他正紧锣密鼓筹备新片《紧急救援》。他透露,影片的特效将比《红海行动》更加炫酷,“会呈现给大家意想不到的精彩”。

对林超贤来说,一个新的挑战又开始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关键词: 光影 痴心 林超贤
广告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