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2015年11月10日19:22:53 星期二

手机黔讯官方微信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娱乐 > 正文

刘德华12场演唱会全部取消,涉资上亿,疫情重创线下娱乐

“现在像刘德华和蔡依林这些项目的主办方都崩溃了。”一位演出商告诉娱乐资本论,“这些主办方都是借钱(在办演唱会),借的大钱,都有利息。”

“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最新发展及为保障观众的健康和安全,主办机构决定取消2020年2月15至18日、20至23日及25至28日共12场演唱会。”1月26日,刘德华世界巡回演唱会官博下发出了这样一条声明。

“打个比方,刘德华按照900万发盘,经纪公司卖给落地商3000万。经纪公司按照黄牛票4000万卖出去。现在演出取消了,刘德华按照900万退钱,你怎么办?跳楼吗?”

该演出商表示,即便演出票全部卖出,购票观众也将面临巨大的损失,“去年圣诞节刘德华因失声取消演出的时候,我给朋友买了八张第一排的票。20000一张。最后取消,按照票面价格1080港币一张赔的。”

而如果票未卖出,那么主办公司、地接方、黄牛都会赔本,尤其是对于那些借了巨大债务的一方,杠杆之下,损失更大。

这只是新冠病毒发酵后,众多线下娱乐项目遇冷时的一个注脚,刘德华外,杨丞琳、蔡依林、梁静茹等一众明星的演出计划也在近期宣告停摆。

全民防疫的阵线下,2月到3月之间几乎全部的话剧演出、文旅表演、电影院线、体育赛事都将陷入困境,线下娱乐格局或许也会因此改写。

“上半年基本无望了,下半年,走一步看一步吧。”一位业内人士感慨道。

刘德华、蔡依林等大批演出取消,《和平精英》网络拥堵

疫情蔓延之下,各个演出的“跳票”之举正在蔓延。

1月22日,大麦网宣布,接武汉有关部门通知,受疫情影响,摩登兄弟巡演武汉站、韩红巡演武汉站、蔡依林巡演武汉站、李宗盛巡演黄石站确定延期或取消。

1月24日,北京人艺发布公告,原定于1月26日至1月30日演出的《全家福》及1月26日至2月10日演出的《朱丽小姐》停止演出。并从当日起起,北京人艺戏剧博物馆闭馆。北京保利剧院也发布通知,原定于1月25日-29日晚19:30上演的多媒体芭蕾舞剧《天鹅湖》《吉赛尔》演出取消。此外,2月13日-16日《如梦之梦》上海站演出也或取消或延期。

1月25日,开心麻花团队表示将会取消不同城市不同轮次的演出;同时德云社也顺延了原定于正月期间的演出活动。

1月26日,重庆文旅委发出通告,室内245家A级景区暂停经营,两千余场营业性演出全部取消。随后,青岛、哈尔滨、杭州等各个城市地区跟进。

另外,线下体育赛事以及livehouse演出也在逐步取消或改期。目前秀动网和正在演出两大平台上,聚集了大量演出延期/取消的消息;

原定于2月3日至9日在武汉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亚洲女足资格赛B组比赛将转移至南京进行;原定于2月8日至2月14日在武汉举行的东京奥运会拳击亚洲区资格赛暂缓举行……另外第14届全国冬季运动会比赛将推迟举行,受此影响的还有CBA、中国足协超级杯、LPL春季赛等。

“本来前期我们预想到的情况只是在武汉和湖北地区取消演出,但随着疫情扩散和人流涌动,不得已全国范围内几乎都要取消或顺延。”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这对于演出商、平台、场馆而言都是难以预料的损失,“现在业内乐观估计,2月到3月份的演出几乎都会停摆,疫情严重的区域时间还会更久。”

……

在旅行、演出、赛事等线下娱乐遇冷的同时,线上娱乐变得火爆:

据pcgamer报道,近日《瘟疫公司》游戏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的同时在线玩家数量并且创造了过去30天内最高平均在线人数记录。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其一是新型的冠状病毒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将这款游戏推到了中国应用下载榜的榜首;其二,线下娱乐的匮乏导致用户消费转入线上。

受此影响的还有腾讯旗下的手游《和平精英》,1月25日晚间,由于大量玩家涌入,《和平精英》服务器崩溃。随后官方已进行紧急扩容修复,并在游戏中送出了大礼包。

为了呼吁用户尽量减少出门活动,迅游加速器对多款热门游戏开启限时免费加速,多家视频软件也限时推出了免费的VIP服务,用实际行动参与阻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扩散。

根据七麦数据移动指数显示,疫情影响之下,春节假期内多款视频、社交、游戏类产品排名大幅上升。

“今年太难了”,采访尾声,一位线下演出方感叹道,随后他停顿下,“可现在疫情大敌当前,又能怎么办呢?”

“对线下景区的影响,可能会持续到4、5月份”

疫情的影响还远不及此。

在古城平遥做酒店住宿的嘉禾几天前还在担心食物材料不足应付人流,年前他们酒店的客房已经全部排满,年夜饭的订单也在纷至沓来。为此他今年还特意多留了几个师傅、服务员假期加班工作,肉类蔬菜也比往年多进了一批货。

结果兴奋期还没过,噩耗已经传来。

先是1月23日,《又见平遥》团队宣布在春节期间停止演出,开启多个退票渠道;隔日,景区管理公司贴出公告,平遥古城整个景区全部关闭。

“路都封了,现在景区里基本没有游客了。”嘉禾叹了口气,“直接损失大概在几十万吧。”疫情的发酵速度远超他的想象,在四五天之前,酒店虽然已经有一些旅客退单,不过并不多,没想到几天后,管控严格,退单率也大幅提升。

比起钱财上的损失,嘉禾更在意家人和员工的健康,由于平遥为旅游古城,每年大批游客从外地前来观光,其中就不乏有来自湖北武汉。而就在前两天,他开始陆续接到通知zf机关正在查找武汉来的游客及同行人员。

当日他得到官方通知,当地已经有两例病患被确诊,而小道消息中,这个数字还会更多。甚至他听说,为了防治平遥当地人口流动,临近县市已经挖断/阻隔了当地的出行道路。

外来游客小斯对此深有体会。

今年春节假期,来自北京的小斯驱车前往平遥游玩,结果抵达没一天,整个景区已经停运。不止平遥,原本他计划游玩的五台山、青龙镇、乔家大院等一系列周边景区,也都全部关停。现在小斯寄宿在朋友家里,不敢出去,也不能出去。

“我现在担心的是疫情还会持续多久,假期结束前能不能按时返工。”不过目前情况看似并不乐观,“现在管控已经不止景区了,景区外的饭店听说也按要求正在陆续停业;昨天看到一条通知,疫情期间禁止任何婚丧嫁娶活动。”

山西不是个例,据央视新闻报道,1月24日起,福建厦门鼓浪屿、五台山、雁门关,江苏南京玄武湖、夫子庙秦淮风光带、孙中山纪念馆、栖霞山、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浙江杭州西湖,上海豫园及浦江游览全线,广东广州塔等景区景点暂时关闭。已预购门票的可通过原购票渠道申请全额退票。

随后,上海迪士尼乐园、东方明珠,北京故宫博物院、庙会,杭州西湖、敦煌石窟等各个景区也陆续关停。

“一个春节几十万的房费打了水漂”,重庆一位民宿老板告诉娱乐资本论,“因为没有人来住民宿,但我们的租金还是不变的。”他认为如果疫情持续周期再久一些,一大批中小民宿店受限于租金压力,很可能在今年支撑不下去。

“损失惨重”,浙江象山影视城相关负责人陈建瑜也向娱乐资本论表示,因受到疫情影响,目前象山影视城已经关停,仅留有部分影视剧组还在拍摄,并且也在严格管控中。

“这次(关停)直接对象山的长短租、酒店餐饮、旅游门票的收入带来直接影响……”不过陈建瑜也认为当下也非谈损失的时间,“主要的重点是大家做好防控,抵抗冠状病毒的工作。”

对于此次疫情给线下景区带来的后续影响,陈建瑜告诉娱乐资本论,由于目前还不能确认疫情结束时间,根据现在一些专家预估如果持续到四五月份的话,那么注定在今年上半年所有的景区、娱乐场所、包括影剧院都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冲击。

小城影院的灭顶之灾,更是洗牌前夜

在前往小城电影院的路上,沿途不免有些萧瑟。

随着疫情持续发酵,以往城内的一些活动庆典正在逐步取消,街道两旁营业的店铺相比往年也少了些许。路上零丁行人,面带口罩,行色匆匆。

这种现象在电影院更甚,虽然入口处和电梯间里还摆放着春节档的宣传海报,但事实上购票厅内除了小娱和影院工作人员外,再无其他观众入场。

而往年此刻,候场区域内都几乎座无虚席,甚至不少人为了看一场电影需要提前一两天买票。

“今天不营业了。”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随即,他把购票处排片选座的屏幕关闭。这多少有些让人意外,此前虽然已经听闻春节档全部撤档的消息,不过在淘票票等购票平台上仍能买到《误杀》、《变身特工》这些年前已经上映的影票。

“今天刚从县zf里开会回来,为防治春节期间为疫情扩散,要求影院从今天起停止营业。”工作人员苦笑道,“具体什么时候能开业,得另等通知。”

这是小城唯一一座电影院,成立至今不过七八年时间。由于经济产业问题,当地年轻人大都在外求学工作,留下来的几乎都是对院线电影不感兴趣抑或付费难的老年人,由此,这座影院平常上座率不足10%,“哪怕是暑假,一天的流水也只有两三千。”

如果没有春节档,在小城开电影院压根就是一门赔本的买卖,“春节期间随着年轻人返乡加之其他线下娱乐场所匮乏,电影院上座率普遍每场都在90%以上,从小年到正月十五,这段时间的收入基本占据了影院全年的营收的一半以上。”

去年春节档售票情况

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告诉小娱,这座影院虽然号称“影城”,但也不过三个影厅,每年营收在百万左右,除去税点、分成、房租和人工成本,“几乎赚不到什么钱”。原本春节档撤档消息传出后,他们心里已经凉了半截,而今天上午的一纸通知,彻底宣告了这座影院今年的命运。

春节档的缺失,对于小城影院来说可谓“灭顶之灾”,而疫情扩散下,哪怕稍大一些城市的院线也不容乐观。

“各家都在观摩情况,只要有同行宣布停业或者接到官方通知,我们随时关门。”一位位于山西太原某影城的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在昨天得到春节档全部撤档的消息后,管理层之间对于是否还开业已经经过一再讨论,最后还是决定开业,不过只能放一些已经上映了电影弥补损失。“根本没办法,春节期间的票房占据全年的四成左右,对影院太重要了。”

为了保障安全,他们购买了大量的消毒液,要求每场影片放映结束后务必消毒,并且大幅降低场次,缩短了营业时间。

“平时影院都会营业到凌晨一两点,现在最晚一场到20:30就结束了,我们甚至给工作人员配备了体温枪,每个观众入场前必须经过检测,如果体温偏高就会拒绝入场。”她还听说,隔壁影院准备了大批量的口罩,给每一个准备观影的用户发放。

冲击还是显著的,虽然影院做好了防应对策,但上座率仍然下滑严重。“目前上座率可能还不到5%。原本开业是想挽回一些损失,不过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开着反而亏损更多。”

1月24日,字节跳动耗资6.3亿买下贺岁电影《囧妈》版权,并且宣布请用户在公司旗下的抖音、头条等APP都可以免费观看。

《囧妈》和字节跳动的一次的线上联映,或许对于大部分因疫情驻步的人来说是一份慰藉,但却也是压死小影院的最后一根稻草。

“消息一传出来,我们整个公司都蒙了。”一位中小影院的工作人员感叹,原本春节期间停止营业已经损失惨重,现在片方选择线上放映,意味着该片此后无法再给影院带来任何利益,也意味着前期部分影院为此片投入的线下推广费用,也打了水漂。

“如果单是《囧妈》到还好”,该工作人员告诉娱乐资本论,他害怕的是《囧妈》只是先例,后续如果有更多片方选择在线上公映,他们这些小影城在今年必将迎来一轮洗牌。

在他看来,片方是有退路的,大不了可以从春节档挪到暑期档;一二线城市的影院也是有退路的,“因为他们全年客流比较平稳,春节档收入占比相对没那么高”;反倒是小影院收入基本全靠春节返乡人口支撑,“哪怕暑期档和其他节假日都难以比拟的”。

更重要的是,随着短视频、直播、手游等一系列线上娱乐的兴起,小镇青年靠着一部手机已经满足部分娱乐需求,院线电影对他们而言正在失去吸引力。

《囧妈》选择线上公映,是字节跳动的对下沉市场的一次进击,也是小镇院线面临的当头棒喝。疫情管控是今年电影院线的第一场战斗,疫情结束后,如何将用户从头条系等产品中争夺回线下,是他们要面对的第二场战役。

这真是不容易的一年,对线下娱乐来说如此,对所有人亦是。

 来源:凤凰网  责任编辑: 黔小编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
广告
广告

稿件侵权联系邮箱:qianxun162@163.com